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荣鼎彩登陆 > 附子 >

好医生药业集团:附富福

归档日期:04-20       文本归类:附子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凉山彝族自治州布拖县,地处川西南大凉山腹地,在全国经济版图上,值得一提的有两点:这里是彝族人口占总人口比例94%的全国重点扶贫县;也是目前附子产量占全国60%以上的附子最大产地。在当地政府眼里,后者正是改观前者的重要突破点。近年来,布拖县与好医生药业集团精诚合作,不遗余力地推动“打造中国附子第一县”进程。附子在中药中素有“回阳救逆第一品药”之称。现代研究表明,附子含生物碱和乌头多糖,经炮制减毒增效,具强心、镇痛、抗炎、降低血糖、局部麻醉及兴奋垂体—肾上腺皮质系统作用。临床上除传统配方治疗阴症水肿、亡阳厥逆、阳虚体衰、风寒湿痹、寒症腹痛外,含不同附子含量的附子注射液、参附注射液广泛用于治疗病态窦房结综合征、慢性支气管炎、抢救休克等。附子为毛茛科植物乌头的侧身块根,用块根(当地习称“乌药”)繁殖,因主产于四川省的江油、安县、布拖县等地,有川附片之称,历史上公认以江油附子为道地。但是许多人可能不知道,江油并不能培育乌药,须由青川县和布拖县等地培育供给。布拖有大量的野生附子资源,且位于在海拔2800米的高寒山区,具有生长环境洁净、无污染源、不使用农药化肥、生长期长(其生长期长达320天,比低海拔地区多3个月)、有效成分含量高、品质优良产量大等特点,但历史上无人工种植传统。从为江油附子育种到自行种植商品附子,布拖县曾经步履艰难。限于“附农”种植技术和管理的粗放,布拖附子发展多年,却没有在主流市场上叫响。直到1998年,布拖县政府将附子产业纳入重点发展规划,并引进了拥有强大医药科研实力的好医生药业集团,建设GAP附子基地,通过规范种植、良种选育、精细炮制加工,使布拖附子跃进到道地附子的主流。2009年10月,依托GAP附子基地的布拖县国家级农业标准化附子示范区通过了国家标准委的考核验收。好医生药业集团采取“公司+农户+科研单位+基地”的联动经营模式,在布拖附子主产区开展了规范种植、品种选育、精细管理等积极有效的措施,从源头上加强附子质量控制,还原其道地性。为提高种植技术和管理水平,好医生药业组织当地乡村党政领导和种植大户到江油等地学习参观附子发展经验。依托科研单位和专家力量,并聘请外地有种植经验的药农,对布拖种植户从种植、施肥到培育全过程进行全面系统指导,加强了合理密植、轮作、重施底肥、修根、抹芽、去顶等精耕细作管理。为选育品种,树立品牌,好医生药业与成都中医药大学合作开展科研开发,以科研促生产,以品质拓市场。由附子专家的牵头下,进行了附子的品种选育、选优、汰劣研究。推出的优质品种“南瓜叶”占种植面积的70%,“花叶子”占种植面积的30%,杜绝了杂劣品种的存在,附子品质大幅度提高。同时,商品附子与种子的比例由1998年的种子占70%,商品附子占30%,上升为商品附子占70%,种子占30%。好医生药业集团参与国家科学自然基金重点项目“有毒类中药乌头的安全性评价”,对布拖附子生长的相关气候、小气候、水质、土壤等进行了测试,取得了生长期、产量、指标性成分含量等精确数据,为附子加工炮制质量安全提供了有力保障。好医生药业集团投资1200万元,按GMP标准建成年加工能力达180万公斤附子的附片加工厂,并采取订单农业模式,对布拖附子最低保底价全额收购,高价激励附农种植一、二级附子,坚持做到“在任何情况下不给种植户造成损失”,为广大种植户提供市场风险保护,有力推动了布拖附子产业化、规范化持续发展。著名中药专家金世元教授在实地察看了布拖附子基地后,对布拖附子给予了高度评价:“布拖的附子有几个特点,首先,布拖属于西昌深山区的无污染绿地,并且不使用化肥和农药;其次,其生产季节较长,质地优良;还有就是产地加工有一套规范的加工方法。过去布托彝族同胞只能把土豆和荞麦作为生活的主要来源及收入来源,生活很苦,收益很低,种植传统农作物,一亩地只有100多元至200多元的收入。在好医生药业集团十多年的不懈努力下,布拖县已有8000多附子种植户脱贫致富,彝乡面貌气象日新。种植户谢斌告诉笔者:“我家今年种植两亩多吧,有七八千元的收入。没种附子的时候,年收入才200多块钱。以前种土豆、荞麦,不赚钱,现在种附子就赚钱了!”面对笔者,布拖县县长沙文细算了一笔帐,“在药监部门和好医生药业集团的扶持和引导下,今年我们全县一共种植了1万余亩附子,预计产量能够达到500万公斤。”如今,布拖附子作为当地龙头产业,年产值已达5000多万,已成为全国最大的附子生产加工基地。布拖附子昂然进入全国大中医院的中药房,好医生药业旗下的攀西药业深加工的“炮天雄”、炮附片、白附片、黑顺片等重症要药在内地药材市场风光无限,并远销日本、韩国及东南亚地区。好医生药业集团董事长耿福能说,“中医药要振兴,首先中药要先行。药是医生的武器,看病看得再好,没有药去解决问题是不行的。我们要依靠政府创造的良好环境,把品牌做大,要带动布托附农建立布托附子的标准,能够领导行业的标准”。

本文链接:http://willcarey.net/fuzi/2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