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荣鼎彩登陆 > 附子 >

《推开世界的门(ABO)》关白附^第17章^ 最新更新:2017-06-09 14

归档日期:04-30       文本归类:附子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当覃朗爆出来有爱人的时候,整个网络都炸了,大家都在猜测到底是哪个小O婊把他们的覃大A给勾搭到床上去。

  然而蛛丝马迹必然被查到,覃朗的某辆车出现在帝都的某个小区的地下停车场里。

  这个车是覃朗早年弃用的,怎么被发现的呢。是因为这个出厂年份太早,虽然保养得还算不错。出现在这个高档小区显得非常不合时宜,被某个业主发到微博上感慨。就那么刚刚好,被某位早年就是覃朗的古墓粉给认了出来。

  这个小区确实住着很多明星,粉丝就一个一个的排除,只要是适龄的、哪怕不适龄的都去人家微博上问。弄的那段时间,好几个明星都接连发自拍,反向证明自己的“清白”。

  这个时候,舒星宇的粉丝懵逼了。因为舒星宇刚好就住在这个小区里,然后已经好几天没有出现了。没有自拍、没有微博、没有出现……没·有·出·现。

  舒星宇本有一个预定行程,也莫名其妙的放时尚方一个鸽子了,这是史无前例的。没有解释、没有安抚、没有飞机误机、没有生病的公开说明。就硬生生的送了很多礼物给当时到场的粉丝,甚至还有签名照。品牌方,一头雾水,在陈芳的转圜下表示理解,陈芳许诺了什么,暂时也不知道。

  舒星宇是个什么样的人,是个自己活跃到像个高仿号的人,然而他,已经三天半没有出现了,没·有·出·现。

  连他们两个一起参加的综艺官博都静默了,反正和这两个人有关的所有账号都一致的保持着死寂状态。

  八卦组织和各种采访记者都纷纷直接表示联系不到覃朗能理解、但同步的也联系不到舒星宇、也联系不到任何舒星宇的工作人员、经纪人等。

  虽然平时官博、官方媒体没事都跟死人一样很正常。但事儿赶事儿,就漫着一股子奇怪的诡异。

  为什么呢,凡是和覃朗、舒星宇有关的“涉案”工作人员,微博账号一直处于UP&DOWN,上上下下,但一句话都不说。平时很聒噪的几个工作小妹小弟连日常都不发了,可微博在线状态表示他们在窥屏。

  永远不要忘记广大人民群众尤其是阳朝群众,当所有线索累积在一起,就造成了网络的一片死寂。

  覃朗的粉儿也不敢问,舒星宇的粉儿也不敢应,默默地做着微博日常,打榜轮微博签到,就是一句其他的都不说。

  覃朗逼格高,但粉儿战斗力比较低,很害怕遇到这种一样的小生粉儿。舒星宇的粉儿人数多,但覃朗逼格太高,她们也不敢贸然挑起事端,毕竟他们家不是某家奇怪的乱撕粉,得谁撕谁家。

  再者,现在没有任何实锤,舒星宇家虽然战力强。但粉随明星,基本上来说大部分都是理智粉,情况模糊,暂时没有人上。

  还有一个不能撕的原因,就是怕有实锤。万一这俩人真的是一对,我勒个苍天啊,我勒个大地啊。那岂不是每一个撕逼的人都要被啪啪啪打到脸斜嘴歪,风险太大。

  一个长假啊,一个长假就这么过去了。覃朗还没有出现解释任何事儿,也没有从那个小区出现任何踪迹。

  少量言论都是指向于覃朗强悍的能力,以及心疼舒星宇……呸呸呸,还没确定是谁,就心疼覃朗的伴侣。

  也有些人开始暗搓搓的分析舒星宇的属性,Beta是种比较理智的人种,需求期较短,侧面讲就是能力居中,这样做能把一个Bata给做死。所以……言论开始走向分析流……到底一个Beta能不能满足一个强A,到底舒星宇是什么人种……呸呸呸,都说了不是舒星宇……那还分析个屁。

  现在只能掩耳盗铃一般的分析着Beta的天赋异禀如何承受Balabala;论一个Omega如何掩人耳目成为一个Beta。分析者同步表示,此事绝对与舒星宇无关。

  覃朗把舒星宇放在浴缸里,舒星宇整个人没有什么力气。舒星宇闭着眼,说话带着鼻音软软乎乎,“把床单换了。”

  “嗯,”覃朗把舒星宇里里外外都洗干净,该导出来的东西都导出来。因为需求期的最初意义,该闭合的部分已经闭合,将可能生育的种子锁在可能孕育的土地中。

  舒星宇趴在浴缸边上,想着这些事儿。怎么覃朗的身体里只有他自己的一个人的味道,当时他们吵得非常厉害,时间又过去了这么久。很多细节舒星宇不记得了,所以现在也根本想不通。

  覃朗叼着一瓶营养液,单手再阳台上翻了翻,找到了晾晒好折叠规整的床上替换品,顺手把窗帘拉上了。

  “我……当时记不太清楚了,是诱发剂。我知道我标记了个Omega,但我没往你身上想,你不是一直是个……Beta吗?”覃朗也不知道怎么解释,当年被浪潮冲昏了眼,根本就记不得任何细节。

  “???”这让舒星宇怎么说,说自己太晚熟了,被你覃朗摁倒了之后才显现出分化本能成为了Omega,他刚好是在22岁过了大半马上23岁正式成年时被覃朗标记的。

  舒星宇扁着嘴,没消肿的大眼睛里又出现水雾,舒星宇是真的非常委屈,这些年一直都非常委屈。

  该死的需求期,该死的本能。舒星宇之前不明不白被标记,现在又不明不白的陷入需求。他什么解释都没听到,什么理由都没有。就这么再一次的被覃朗按倒,舒星宇的话里带着无奈,“我不甘心,我不会原谅你的。”

  “阿宇,你……”覃朗现在就是五味杂陈,失而复得,悔恨不已,爱欲交织,还无比满足,又把爱人抱在了怀里。说覃朗能有什么反应,感觉就像是被打击过头了,连话都说不清楚。他演过上百种角色,但每次遇到舒星宇都会发现全然不一样的自己,真实的,不受控制的自己。

  覃朗摸着舒星宇光裸的肩,唇蹭着舒星宇的额头,“好,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恩?你别原谅我,千万别原谅我。这样我才有机会,永远的补偿你。”

  石锤一下子砸在了所有媒体面前,砸的那些想要掩耳盗铃的人呆若木鸡,包括工作人员、包括粉丝。

  J星探拍到了,这段花边新闻的最重点。就是拍到了覃朗穿着家居裤打着赤膊在舒星宇家阳台翻找东西的情景。

  录像的哥们,全程,“卧槽…!卧槽!卧槽!不愧是我圈第一强A,老子一个Alpha都要跪给这爆棚的荷尔蒙了。”

  旁边一直拍照的另一个哥们,全程赞美自己的设备,“几十万不白花!几十万不白花!”

  微博炸掉了,服务器炸掉了,瘫痪了根本上不去一片空白。刷新的时候,图都混乱了,文图完全不符,弄出来好多乌龙,这是后话。

  粉丝像是突然静默又突然爆发,一个个的哭着喊着要自杀,嚷嚷着要脱粉结果签到转发艹数据一件事儿也没少做。

  纯粉经历了要自杀、脱粉、碎碎念、叨逼叨。中间还夹杂着两个人看起来好般配,我必须祝福我爱的人找到了他的爱人之类的自我催眠。再带点卧槽我朗哥强A性感爆棚,求看我星宇此刻的真实状态,之类犹如精神分裂一般的自我撕扯。

  是个人,成年人,正常的迷。看到覃朗此刻的照片要先舔为敬,又要同步脑补舒星宇此刻的状态以儆本能。

  CP粉犹如雨后春笋一般的出现,就仿佛他们本来就在那里一样。放眼望去一片和谐的恭喜恭喜,喜大普奔,炸成烟花。也不知道他们身上到底装了多少火药,整整就上天,也不怕污染空气,成为雾霾的源头被整治清理掉。当然了,人家说的也对,他家蒸煮愿意怎么发糖,他们就愿意怎么吃,管你们这帮妖怪做什么法事。他家蒸煮,为他们站台。

  等会儿,怎么就是他家蒸煮了。唉,只能怪真爱太少,得来不易。每一段儿都是蒸煮,每一段都值得被感激,这种存在激励着对感情的向往。真正的感情,都是正主。

  纯粉是这个世界上最单纯的物种,他们干净,只要正主不犯法,他们就不脱粉。她们兢兢业业做数据,苦哈哈的跑前线出图出视频、艹话题论各种榜单、贡献点击率、同时还要关注收视率,心心念念贡献钱包。然后有一天,正主遇到了一生所爱,她们还能咬着小手帕随份子。然后,竟然能把正主所爱的人也照顾好,苦哈哈的跑其爱人的前线,兢兢业业跨圈做数据,偶尔也会贡献小钱钱。这是真正的纯粉,不一定会变成CP粉,但可爱至极。

  CP粉是最奇妙的存在,有糖她们能昏迷,没糖还能制造糖用来昏迷。是所有粉丝中,创造力最强的,也是大神遍布,全是黑科技高手的奇妙组织。这个组织里没有所谓的领导者,但就莫名其妙的团结在一起,是一种神器般的力量。唯一比较可怜的就是CP粉着的两个人同擂台打榜,不知道给谁好。

  双担粉就不说了,最苦逼的一种小动物,每到遇到这千古难遇的一刻。双担粉就像是被碾碎脊梁的小兽,哪个角度都立不起来。但是这种小动物最容易变成CP粉,毕竟小动物也得找个方式活嘛。

  当然很多明明是纯粉的账户ID就像是频道切换错误一样,迅速为两个人在一起而尖叫。

  毒唯一脸的WTF,这种粉丝,凡是自己喜欢的明星做了一点儿不可他心意的事儿就艹天日大地、问候各方父母,仿佛世界皆可一骂。真是,不想评论。

  陈芳知道舒星宇这几天在做啥,人道主义让她无法打断。舒星宇的工作已经断了很多天,她已然焦头烂额,千面应付。她最大的希望只是给点时间,后续可以冷处理。然而,实锤就来了。

  陈芳遇到了从业二十几年来,最大的坎儿,想隐退了,想出国,离开这个喧嚣的世界了。

  张放销声匿迹了,覃朗的公司倒是没乱,张放有事儿走之前,让大老板出来坐镇。文案小妹口吐白沫的写着公关文,论双担有多惨。恰如一群太监带着玉势上青楼,找对了地方,还他妈得自己用。

  CP粉的天堂,双担粉的炼狱,纯粉的分裂人间,毒唯的墓志铭已刻好,路人粉表示颜值很登对。

  有一个粉丝只是说了一句:你们哭吧、你们闹吧、你们脱粉吧、你们入坑吧。但人家朗星,只是在睡觉,在睡觉,睡觉……孤单的人啊,先别急着表态,先抱抱你自己。一个连信息素都没有腺体安放的你,一个腺体里还空落落的你,还能安放什么青春和躁动啊……

  这一条被各种赞,各种骂,各种转发了上千次。网友评论的好,他就是个路过的网友,但这条微博简直是恶毒,恶毒。

  信息素都无处安放、腺体都空余恨的单身狗,被这个莫名其妙都能在一起的人,嘲了一脸的恩爱。

本文链接:http://willcarey.net/fuzi/7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