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荣鼎彩登陆 > 附子 >

大小药贩购不到禹南星 谁是中药材价值链的操控者

归档日期:05-02       文本归类:附子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在这轮中药材涨价风中,禹州的道地药材白芷、天南星、白附亦随之上涨。这3种中药材较同种药材在其他地区所产者品质佳、疗效好,被明朝医圣李时珍以产地取名称为禹(州)白芷、禹(州)南星、禹(州)白附,并列入了他的《本草纲目》。

  它们的上涨是民间游资投机操纵的结果,还是 “物以稀为贵”的市场经济的自然调节?禹州道地中药材的种植生产和销售,或许就是多数品种中药材价格疯涨的一个缩影。

  10月26日上午,禹州市中药材专业市场,一名小药贩给有着20年购销中药材经历的禹州本地商户程效灵送来了一麻袋中药材天南星。“我跑了几天就收购了这么多,收购价都开到近8块钱一斤了,钱当场都给农户了。”那名小药贩打算以8.5元一斤的价格卖给他。

  程效灵将其倾倒地上查看后发现,这些天南星,有大有小,大的直接加工切片有些小,而留做种苗又有些大,只给7元钱一斤。商贩坚持按照8元钱一斤计算。一番讨价还价后,最后,程效灵还是以较高价位购买了这五六十斤天南星。

  程效灵说,前段时间外地有个大药材收购商,向他收购几吨天南星,可是一连多天,他撒出去的一些小药贩就是收不上来药材,禹州本地种植天南星的农户太少了,而且产量也极少。“价格暴涨的原因主要是种植面积小,总产量少”。

  据他介绍,不仅天南星收购价格上涨,白芷、丹参、防风、白芍等中药材自2008年以来,几乎全线齐涨价,面对价格看好的中药材市场,大小药商药贩都在抢购中药材,希望从中捞一笔。

  程效灵说,根据他常年奔波四方购销中药材的了解,包括禹州在内国内多个中药材产地,种植面积连年锐减,是导致中药材产量骤减,价格飞升的主要原因。

  他举例说,有着禹州“白芷窝”之称的禹州市古城镇钟楼村,2008年的白芷种植面积在100亩左右,2009年下降到50亩上下,而今年的种植面积还不到10亩。

  丹参、防风、白附、天南星等其他中药材的境遇,跟白芷如出一辙,种植面积都在连年锐减。

  为了求证上述说法,10月27日上午,记者驱车赶到禹州市古城镇调查采访中药材的种植情况。“再也不种(中药材)了,前年的白芷还没有卖出去呢!种植中药材,还没有种植粮食保险呢。”在钟楼村,60多岁的村民钟振兴说起种植中药材,就一脸愁容。

  钟振兴带着记者来到自家的平房顶,当他将一个用塑料布围裹得很严实的囤打开时,里面排得整齐的白芷堆就露了出来。可原本该白如玉的白芷根,上面已经出现了细小的虫眼。

  钟振兴本想折根白芷让记者看看货色,没想到手轻轻一捻,一拃多长的白芷根就断成了三截,手里落了一层粉末。“2008年收获后,晾晒得不及时,没卖出去,2009年药贩给的价格低,没卖。没想到放到现在生虫了。”钟振兴叫苦说,这些白芷是他前年一亩地的全部产量,有六七百斤。

  放眼四周被绿油油麦苗包围的钟楼村,今年一共种植了多少亩白芷呢?“全村白芷种植面积顶多10亩左右。这其中还要算上在庭院里种植的白芷苗。”钟楼村村民介绍说,种植中药材效益不理想,直接导致面积大幅度减少。

  说起不种植中药材的原因,冯书发等村民给记者算了一笔账,白芷等中药材都是一年生植物,种植一茬药材,一般要耽搁两茬农作物,除去耕地、水、肥、农药、雇用工人等开支,一亩地也就能挣2300元左右。一旦不能及时卖出,这笔钱还要打折扣。

  而禹州市张得乡,是远近闻名的中药材种植之乡,盛产天南星、丹参、生地等中药材。其中,禹南星说的就是张得乡大周村、凹郭村、张西村一带出产的天南星。

  10月27日下午,自该乡大周村驶入凹郭村、张西村,只见路边田野里零星点缀着中药地,而且面积都非常小,鲜见数十亩,甚至数百亩的宏大场面。张西村村民今年只种了5分地的丹参。

  冯书发介绍说,现在农村的年轻人都进城打工去了,一个月至少拿一两千元。而打理一亩地,一年收入也就是在1000元左右。此外,中药材在收获、晾晒、存放等方面也比较繁琐,费力费工,比种植农作物强不了多少,所以他们就自发地减少了种植面积。

  中药材种植面积连年锐减,产量大幅下降,多种中药材价格却屡创新高。这一现实,让大小药贩、药厂以及一些与中药材相关企业看到了商机和潜在的财富。

  以程效灵为例,今年年初,他以每公斤11元的价格购进了近5吨白芷,现在白芷的价格已经涨到了每公斤14元左右。

  在众多抢购中药材的大军中,程效灵只是小兵。成百吨上千吨炒卖中药材的“大户”多的是。据禹州市一名知名中药材商透露,封丘县建有千亩金银花种植基地,今年还没到收获季节,就被广东一家著名的饮料生产企业全部高价订购。

  在郑州一家生物科技公司工作的王先生说,他们公司决定扩大中药材采购量,囤积起来以规避涨价带来的经营压力。

  中国中医药协会一名不愿意具名的专家介绍说,中药材价格连续上涨,有人为囤购炒作价格的因素,但更多的是资源日趋紧张的生动体现。

  与中药材种植在很多农民手里失宠的尴尬局面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一些中药材收购商,开始斥资规模化种植中药材。

  去年,搞中药材购销的程效灵就在封丘县以每亩地700元的价格租赁了70多亩土地,搞中药材种植。从目前白芷等中药材的行情分析,效益应该很不错。

  安徽亳州,是全国最大的中药材种植基地。当地政府把中药材种植业当成支柱产业来抓,出台有多项扶植中药材发展的政策。

  而作为“药都”的禹州,记者从古城镇主抓农业生产的纪委书记桂俊法那里得知,他们镇没有种植中药材,也没啥扶持政策。在张得乡政府,记者也得到了同样的回答。

本文链接:http://willcarey.net/fuzi/7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