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荣鼎彩登陆 > 诃子 >

清风笑浊

归档日期:04-22       文本归类:诃子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精神极度紧张,在六神无主的状态下,她本能的想要张口呼吸。急促的张口能够带来的后果便是呛水,温热汤泉杀人的罪孽,难道我李曦瑶困苦一生竟要死在这长水池中?不甘心的美公主肆意抓挠着那个掐住她喉咙的手臂,摇摆晃动的水面之上,一个模糊的人影让她感到彻骨的寒冷。“公主……1一个十分熟悉的声音传入到屋中人的耳朵里,齐刷刷的朝门口望去。李晖凝赶紧打断打的线那人用惊恐的眼神抬头看了一眼声音的主人:“霈霖?是你吗?”,哪能你我这等普通人能够动得?你不远走,生活在她眼皮子底下,能有什么好日子?”李曦瑶挽着

  作壁上观的李昭突然开口:“戏耍够了吧?”骊泉不再试探,一把掐住寒霈霖的脖颈,死死按在西墙之上,使她动弹不得。单手幻化出一条细鳞银鱼,从天灵入,控制其精神。

  “安华一直厌恶长公主,除了灾星流言之外,她更是看透了长公主的真面目,人前端庄持重,人后心思歹毒。加之柳郎驸马才华横溢,姿容俊美,哪堪受毒妇欺压,便想寻个机会给她个教训,命我寻人将长公主掳走,断条胳膊或是砍下条腿,好让她不再嚣张。我瞧着长公主跟那郑氏心性破为相似,一看就知道绝非善类,刚巧城中聚拢匪类甚多,找起来也十分容易。”

  “这地陨刀,唤做冥吼,最是凄厉可怖,每割一条伤口,都会是剥皮蚀骨般的痛楚,来……!”

  霈霖被银鱼控制着,不能动弹只能任凭刀尖从自己的脸颊一路向下慢慢割开,她只觉得疼痛难忍,却

  冥吼虽说能伤及魂魄却不得乐子:“对了!玉奴,现今可给你得了一副好皮囊,白日里万万藏好了,可别让他人给逮了去!我也乏了,都回吧。”

  眼见玉奴出了长安殿,此时亦是更深露重,她心里记挂着,宿在蔓金亭中的霄瓘,加快步伐赶回了长水池,迷障还在,想来他梦中应该是有我的!待骊泉撤下多重迷障以后,李曦瑶又钻回到美郎君的怀里,甜美深沉的睡下。

  晨曦的第一缕曙光,拉开暗夜的帷幕,金光糅杂着晨雾,弥散开来尽是烟朦之意,湿气凝结垂坠成的露珠儿,由松针尖滴落于地上,带出淡淡泥土的芬芳,雏鸟啁啾,声声入耳,唤醒一天的美好开始。肩膀上传来一股温热,滑动至身前,那是霄瓘从身后揽住她的手臂,在李曦瑶耳边言语:“休息的怎么样?”她在那人的怀抱中转身,贴着他的胸膛点了点头:“睡的可香呢!现在都不愿起身哩!”

  霄瓘摩挲着她细滑的后背淡然而笑:“再不起身,怕你身边跟着的小娘子不知该躲藏到几时了!”

  说罢,霄瓘率先起身,靠在软丝隐囊上醒了醒神,她极不情愿的依偎在那人臂弯之中。

  李曦瑶她朝长水池边的竹林处喊话,没一会儿功夫,玉羊端着新衣衫走到蔓金亭里,神情紧张的垂眼而言:“长公主快些把衣衫穿上,免得过会儿来人给瞧见了,万一传出什么不好的流言,就......”

  “玉羊娘子有心关爱真好!就如今,我们这长安殿中的那几位高贵宫娥,断不会来此地的,放心!放心!来,把衣衫递给我!去备朝食就好!”

  玉羊搁下衣衫转身出了长水池,她对着阳光仔细打量着手里的衣裙,柔滑轻薄,泛着点点亮光,真美!

  霄瓘噘嘴嘟囔着:“好像每次都是我替你穿的衣衫?那你可得记得要一辈子讨好我啊!”

  天空如洗般湛蓝,还勉强算得上清凉的早晨,他们在玉羊的陪伴下共同吃完朝食,望着霄瓘远去的身影,忽然有些恋恋不舍,又不是再见无望,为何如此伤感?莫名其妙竟还苦笑连连。

  李曦瑶挽着卫慕玉羊的胳膊并肩走着,她语重心长却又小心翼翼的提点道:“长公主可跟他不要长久来往啊!如若被柳驸马知晓,可不得了啊,即便柳驸马不多言语,他们河东柳氏一族的脸面该往哪放哩?在其他公主郡主的眼中,你这个做长辈的面子上也不好看,与他欢好弊大于利啊! ”

  “哈哈哈哈哈,小玉羊,可真是比玥娘还要唠叨,我知道啦!走,去晖凝那坐坐!”

  她尴尬的笑了笑:“可是埋怨我哩!姑姑被些小事情耽搁了时辰,可你怎地这般慌张?”

  玉羊娘子走后,她神秘兮兮的跟李曦瑶说起:“今日晨起,等姑姑不到,我便独自往安化处走去,刚一到门口便瞧见了一个血人儿!可着实吓煞我哩!听旁人讲起,那是安化如姊妹般待的霈霖娘子,多么美艳爽利的一个人啊,如今竟然疯癫了,说是夜里不知怎地,竟然拿着碎瓷片把脸给割花了,若不是被人发现绑在屋子里,这会儿啊怕是放干了血,死在宫里了!”

  寒霈霖瞧见从李昭佩戴的璎珞圈中飘出来个女子来,也不知是人是鬼,吓得她连连后退。

  “金铤贵重,你家公主既然久居宫中,那又要金铤来作甚?长日里必定是锁在库房里的,要丢又怎会只丢失一枚?你还不老实交代?”

  李昭似乎并不想多与霈霖一争口舌:“那天,虽说我被蒙着眼睛,可你那声音啊,是藏不住的。不然......这里宫娥无数,我又怎会单单拘你来此?再好好想想吧,为何我能好模样似的出现在你面前,而那群贼人,竟没一个去寻你要钱银的?既然话说至此,也不必再藏着掖着,实话告诉你,因为他们都被我烧死了,烧的连骨头渣滓都没剩下。说吧!安化到底出于什么原因想要治我于死地?”

  霈霖矢口否认道:“没有那种事情,谋害长公主,是不可饶恕的死罪啊!就算是给霈霖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动长公主分毫啊!”

  美青萤的手里头攥着的这根鞭子,可并不普通,那是用长在青萤身体中的一根大筋炼化而成,幽绿色的鞭子,通体闪烁着点点寒光。它可以用来 打人,打仙,打魑魅,现今对付眼前这小小的魂魄,更是不在话下。青萤抬手一连猛抽了十来下,眼瞅着就要将寒霈霖打了个魂飞魄散的功夫,长公主竟然在此喊停。

  “停!冷香,给她吃下枚太清漱魂桃,以保证形神不散......没那么多时间再跟她耗下去了,骊泉,让她招认。”

  李曦瑶非常满意得点了点头:“嗯!爽快,霈霖娘子可知,我那个安华侄女可是对我这个当姑姑的有了什么怨怼之心?”

  “霈霖娘子这话说的不对,这金铤是我亲手从嫁妆匣子里头取来的,又怎么好说是贼脏哩?”

  “白日我不得空过去,因有些疑问想要当面请教霈霖娘子,不知,你可愿意为我答疑解惑啊?其实,我也怕你近来事忙会推脱我的好意邀请,这不,只好使些非常手段,请你到这儿哩!”

  寒霈霖对李曦瑶的心性也算是了解一二,毕竟在路家,王家做客时,也曾见识过她那精彩的表演,以现在这种情况来说,定然是不能有半点让她感到不痛快,否则,自己很可能会命丧当场。

  李昭给了跪在地上的寒霈霖一个大大的白眼,竟然在我面前扯谎,看我怎么拆穿你!

  寒霈霖缓缓抬头,看着李昭手中那个闪烁光华的一枚金铤,脱口而出:“不识得这贼脏!”

  “别这么急着否认啊!她与我不睦多时,已然是人所共知的杂事罢了。对了......娘子你可知,今夏我遭逢过大难哩,差点便性命不保!”

  寒霈霖被拘了魂魄送到李曦瑶的面前这会儿才刚见清醒,瞧着她的眼神中闪过些的许诧异和惊恐,不免觉得好笑。霈霖娘子不敢直视那位端坐在身前之人,登时间,腿酸筋软,膝盖上像栓着千金巨石般的沉重,噗通一声,跪倒在地。

  她努力回想着自己是如何在这漏夜时分,跑到宿敌所居的长安殿里头,却怎么都想不明白,只得默不作声,此刻空气中透露出一丝尴尬的气氛,李昭也任凭她拜伏于地,小心翼翼的打着心理战。

  霈霖她怎么都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来到长安殿中,也不知道为什么许昌长公主会早早等在殿中,更不清楚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可她就是害怕,没来由的害怕。

  精神极度紧张,在六神无主的状态下,她本能的想要张口呼吸。急促的张口能够带来的后果便是呛水,温热汤泉杀人的罪孽,难道我李曦瑶困苦一生竟要死在这长水池中?不甘心的美公主肆意抓挠着那个掐住她喉咙的手臂,摇摆晃动的水面之上,一个模糊的人影让她感到彻骨的寒冷。“公主……1一个十分熟悉的声音传入到屋中人的耳朵里,齐刷刷的朝门口望去。李晖凝赶紧打断打的线那人用惊恐的眼神抬头看了一眼声音的主人:“霈霖?是你吗?”,哪能你我这等普通人能够动得?你不远走,生活在她眼皮子底下,能有什么好日子?”李曦瑶挽着

  高灵仙对清风笑浊点评:主题凝炼,集中,议论深刻,有力,震撼人心.情节生动,文章有波澜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人设丰满,力荐阅读!

  随着老毕一声叹息,水球已经停在了上方的崖顶上,一瞬间,水球爆裂,溅了周达一身水,他松开林宁,毕竟现在上身一点衣服都没有,谁料林宁竟然一下子抱住了周达,她的怀抱紧紧的,而身上却是湿透的,周达心里一时五味杂陈,说不出什么滋味来,老毕却笑得十分开心:“呵呵呵,这个小丫头看来是喜欢上你了。”

  周达顿时觉得,老毕最近的话实在是太多了,这种话又何必说出来点破呢?良久,林宁缓缓松开了手:“周……周先生,多谢你助我拿到了这件宝贝。”

  她摊开手,只见手心有一朵朱红色的小花,似是琉璃所制,周达淡然道:“不必谢我。”

  林宁低下头,轻声道:“我们出去吧,不过你不要误会,出去之后,我们便分道扬镳。”

  她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小小的罗盘:“此物唯有麻若雨能用,我留着也没有什么用,便还给你了。”

  她将罗盘放入周达的掌心,便头也不回地朝外头走去,周达静静地看着她的影子,久久无言。

  待听到林宁跳入水中的声音,周达才缓缓往外头走去:“老毕,你说麻若雨真的死了么?”

  老毕神神秘秘一笑:“要是天下第一相师这么容易就死了,我觉得这个名头就有点华而不实了,你说呢?”

  他迈开大步,朝外头走过去,又跳入瀑布,很快便离开了这个水洞,到了冰凉的潭水之中,他骤然发觉,这潭水的温度,降低了许多度。周达赶紧游到岸边,深吸了几口气,身上没有衣服,未免有些尴尬,他只好往四周看了看,想搜寻一件衣服穿穿,没想到在草叶之中,竟然有几点猩红的血迹。

  林宁离开这里的时候,不可能受伤,那也就是说,这些血不可能是她的,那会是谁的?

  周达一下子打起精神来,他赶紧追着血液,只见潭边的草叶被踩的七零八落,而映在潮湿泥土中的脚印很大,绝对不是女孩子的脚印,周达追着脚印追过去,离开了这片湿地,便到了林子里,便没有什么清晰的脚印了。

  “看来你对麻若雨那小丫头还是挺执着的嘛,你难道忘记了顾雪了?”老毕又开始没有正形儿的发表自己的言论了。

  周达摇头道:“我并不是想起了顾雪,而是想到了一个问题,老毕,麻若雨应该没有死,恐怕是秦国志救了她,抱着她离开了这个地方,这样的话,才能将前前后后的事情说得通。”

  “我不得不承认,你所说的,是目前最有可能的一种可能,哎呀,以后没有美女相伴,真是可怜哟。”

  老毕自顾自地感叹着,周达彻底无语了,他只好拿出罗盘,学着麻若雨的样子,想要操控罗盘,看看究竟能够看到什么,然而除了乱晃的指针,什么都没有,周达只好暂且将罗盘收了起来,老毕却有些兴奋道:“看来,我们是不是又要回到过去,单枪匹马闯天下的时候了?”

  突然,周达感觉到自己的手指一紧,竟然是东君阳光生成的金线,从他的口袋里飞了出来,拉着他的手指,朝着东北方向拽着。

  周达试探问道,没想到那金线真的往前弹了两下,周达赶紧跟了上去,他奔跑的速度越来越快,不到两分钟,金线就停了下来,前方竟然站着一个男人,正是秦国志,周达一愣,倚着旁边大树坐着的,不是麻若雨是谁?秦国志一愣,转过头来:“你……你怎么会来到这里?”

  周达一看麻若雨嘴角苍白,便知麻若雨已经快不行了,当即道:“别管了,我要救她!”

  “小子,你不会又要兑换药吧?你说说,你还有没有点逼数了,次次都兑换救人的药,你啥时候能兑换一点真正能提升你自己实力的东西啊,你个逼崽子。”

  老比喋喋不休,周达完全像是没有听见一样,他直接打开了商城界面,麻若雨这属于外伤伤到了心脏,性命攸关,周达飞快地搜寻着,终于,他的目光停在了一样药物上:注心丹。“老毕,这是什么东西?”

  周达着急问道。“嗤,这确实适用于这个小丫头的症状,不过这种药,价格可不便宜。”

  之前攒的那点逼数,要全部用上了,周达叹了一口气:“换,能救人还是得换。”

  麻若雨突然握住了周达的手:“你别担心,我的心脏在右边,我很快就会恢复了,我不会死的。”

  她的声音断断续续,原本有些黄的脸,此刻竟然煞白一片:“我爸说了,我身体里有胎毒,是我妈妈给我的,所以我现在的身体支撑不住这样的情况,不过我只需要休养几天,我爸给我算过了,我这辈子能活八十岁呢。”

  老毕道:“小子,真是便宜你了,这小丫头伤得不是心脏,拿一点商城里的独门金疮药敷上,她就能好了,只需要两千逼数,怎么样,要不要?”

  一万五变两千,周达竟然有种自己赚了的感觉,他马上兑换了独门金疮药,手中落入了一个小瓶子,一拿到瓶子,他就要往麻若雨的胸口上敷上,可麻若雨的伤口在胸口上,周达的动作一顿,转过头道:“秦国志,你转一下头呗?”

  周达晃了晃自己手中的瓶子:“这是我开的药铺里特别好用的一种药,对外伤有奇效,我给她敷上。”

  凯尔特神话的光之子是光神的儿子,他的避矢的加护,所有的飞行道具都无法攻击到他。论神秘,他比后来的罗马神话里的丘比特强多了。我写的不是神话故事,也不是型月,只是单独写了圣杯战争的动漫而已,扒设定的话……你可以去专门写型月的书里扒。,看了清风笑浊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小说试读吧。

本文链接:http://willcarey.net/hezi/489.html